法律帮助: 如何申请执行 诉讼保全须知 法院立案程序 委托代理手续 常年法律顾问合同 新诉讼费速算表
杭州律师|咨询
网站首页 本所简介 业务介绍 司法机关 办案文书 本所律师 法律法规 论坛咨询 English
论坛咨询:国际贸易 外商投资 知识产权 公司股权 保险纠纷 建筑房产 刑事辩护 婚姻家庭 劳动律师
 杭州律师在线 > 办案文书 > 诉状 > 本所文书信息

  没有公告

咨询热线:18657166999(限杭州)

诉状  
安赛公司诉百仕高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上诉书

民事上诉状

  

上诉人(原审原告):安赛体育用品(杭州)有限公司,住所地杭州市江干区九堡镇九号。

法定代表人利奥尼迪斯路凯迪斯,董事长。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宁波百仕高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余姚市低塘街道韩陶村。

法定代表人钱小华,执行董事。

上诉人因与被上诉人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8)杭民三初字第471号判决,特依《民事诉讼法》第147条之规定,提起上诉。

上诉请求:

1、撤销原审(2008)杭民三初字第471号民事判决书;

2、请求法院判令被上诉人赔偿上诉人1715件成衣84690.61美元折合人民币669056元(2006113日美元对人民币的汇率为7.91)、公证费3000元,合计人民币672056元的经济损失;

3、被上诉人承担本案原审及二审的诉讼费用。

上诉理由:

20081030日,上诉人因与被上诉人买卖合同纠纷提起诉讼,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于20091030日作出判决。上诉人认为:该判决认定事实不清,判决理由牵强,应予改判。

一、原判决认为,上诉人向原审法院提交的证据六属于上诉人的国外客户出具的书面证明,结合其他证据,可以证明上诉人的国外客户向上诉人退回了1715件成衣,但不能证明赔款的具体数额就是84690.61美元。这明显是错误的。

事实上,上诉人向原审法院提交的证据六包括三部分内容,其中的(2)退回衣服信息明细、损失明细和(3)海尔米特毫思公司负责人马克·甘地发送的电子邮件能否被看成是上诉人的国外客户出具的书面证明,这显然是值得商榷的。不过原判决认为该组证据结合其他证据,可以证明上诉人的国外客户的确退回了1715件成衣。上诉人对此并无异议。但无论如何,对于(117份订单,绝对不能认定为美国海尔米特毫思公司单方出具的书面证明,应当认定为上诉人与美国海尔米特毫思公司签订的买卖合同。尽管这些合同上没有双方当事人的签章确认,但买卖双方已经按照这些订单所指示的服装名称、数量、价款、款号、尺码、运送方式等履行完毕送货和相应的付款义务。需要注意的一点,就是这些订单对款号为HH005HH055HH056HH008的服装的单价已做了明确的约定,分别为36.5373734.13美元。另根据杭州国立公证处出具的公证书,HH005款的服装共5件、HH055430件,HH05675件,HH0081205件,共计1715件。由上可知,仅仅上诉人与美国海尔米特毫思公司确认的买卖款项就是59994.15美元,这部分款项是买卖双方都认可的。换句话说,上诉人以上述单价向美国海尔米特毫思出售上述成衣,美国海尔米特毫思公司是认可的。正因为被上诉人的原因,使上诉人本来应该得到的这部分款项实际上并没有得到。因此,被上诉人理应赔偿上诉人受到的这部分损失。另外,美国海尔米特毫思公司支出的清洗污渍的人工费用是12626.74美元,再加上海尔米特毫思公司应得的经营利润损失,共计84690.61美元。

二、原审判决认为,上诉人对于美国客户退回的1715件成衣,应该先采取合理的补救措施或者通过折价处理等方式减少损失。但其在未采取任何适当措施的情况下直接宣布成衣报废而要求被上诉人承担全部损失有所不当。这也是错误的。

上诉人与美国海尔米特毫思公司之间尽管存在服装买卖关系,但买卖的标的物并非上诉人生产的享有自主品牌的服装,而是美国海尔米特毫思公司在上诉人处定牌加工的服装。该服装的标识、商标都是海尔米特毫思公司的标识、商标。款号HH005HH55等前面的“HH”就是海尔米特毫思(HELMET HOUSEINC.)的简称。如果上诉人擅自折价处理这批退回的成衣,会侵犯海尔米特毫思的商标权益,使上诉人可能面临更大的法律风险,承担更大的经济损失。即使上诉人敢于冒此风险,但有谁愿意购买带有严重污渍的成衣呢?况且这种污渍在以后的洗涤过程中还有可能再次产生,届时可能会给上诉人带来更多的麻烦。

另外,对于这批退回的成衣,海尔米特毫思公司曾经专门雇人进行清洗,一方面清洗的成本过高,另一方面也不能有效地清除污渍。这批成衣退回上诉人后,上诉人也曾经试图清洗,但效果非常不明显,因为一般的洗涤用品根本无法洗掉这样的污渍。

应该说,上诉人对退回的1715件成衣已经采取了合理的补救措施,但该批成衣已经不存在残余价值或者残余价值根本无法实现。另外,上诉人提供的证据已经足以证明该批成衣的原有价值和实际受损价值。原判决却仅仅判令被上诉人支付10万元人民币的损失,这明显是错误的。

综上所述,上诉人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判决理由牵强,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依法改判。

 

此致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安赛体育用品(杭州)有限公司

                                二〇〇九年十一月   

 

 

房屋抵债协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主任律师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屠友先主任:18657166999,tuyouxian@163.com,杭州市城星路89号尊宝大厦银尊601室(地铁城星路站)。
技术支持:YDB 浙ICP备05047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