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帮助: 如何申请执行 诉讼保全须知 法院立案程序 委托代理手续 常年法律顾问合同 新诉讼费速算表
杭州律师|咨询
网站首页 本所简介 业务介绍 司法机关 办案文书 本所律师 法律法规 论坛咨询 English
论坛咨询:国际贸易 外商投资 知识产权 公司股权 保险纠纷 建筑房产 刑事辩护 婚姻家庭 劳动律师
 杭州律师在线 > 法律趣事 > 正文

  没有公告

咨询热线:18657166999(限杭州)

法律趣事  
男子抢劫160元潜逃藏深山20年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2-1-14 15:32:59
  18岁到38岁,用人生的黄金期挣160元钱,谁都会不屑一顾。耿素林就这么干了,这是他的犯罪成本!

  1991年,他拦路抢得160元,害怕被抓,到河北躲避,在深山密林里整整呆了20年。在全国开展的“清网行动”中,阳泉警方费尽周折将他劝了回来,刚刚为他办了取保候审手续。上周,本报记者在耿素林家中采访到了他。

  20年没睡过一个安稳觉,20年埋头干农活不挣钱只挣饭,20年将自己打造成个庄稼好把式,20年没敢娶妻成家……

  耿素林之所以这样长期逃亡,“实在是太害怕被抓了”。

  村边公路抢劫分赃

  耿素林是个可怜人,出生不到一个月,母亲患病去世。父亲迅速另娶,无暇顾及襁褓中的婴儿。外婆将他抱回家中抚养。

  村庄离平定县城还有100多里地,在大山深处。山高,石头多,出门就爬坡,是平定最贫穷的地方。村民们种玉米、谷子,无法灌溉,收成靠天。

  虽然穷,外婆心疼没娘的孩子,娇惯耿素林。他读了3年书就辍学,终日在大山里溜达。

  1990年,17岁的耿素林头一次离开村庄,与同龄人一道儿进县城下煤窑。他在采煤一线,一个月能挣700元。20年前,这是高薪。

  1991年盛夏的一天,他趁工休回到村里看外婆。深夜,他被同村3名伙伴叫醒外出“溜达”。在村边公路上,4个人开始蹲守。

  公路是一条较宽敞的土路,那头连河北,这边接山西,平常极少有车辆。那天夜里,四个人蹲了几小时也没见个人影,正准备放弃时,从河北方向走来一群牛。3个中年男人赶着牛来山西贩卖。

  耿素林被安排拦停牛群,另外3人持刀抢劫,很快将牛贩身上600多元抢了过来。4个人分赃后,耿素林揣着160元回家睡觉。

  第二天,当他回煤矿上班时,听同事说警察来过,要抓他。

  耿素林掉头就跑,到阳泉坐火车往石家庄走。下火车后,再乘汽车;汽车到头,步行;大路没了走小路,小路没了就翻山。很快,他没入大山深处。

  这年,他刚满18岁。

  夜半狂奔鞋都没穿

  耿素林的家虽说在山脚下,也得走很长一段山路。10月20日,记者跟随平定公安局民警,爬山半个小时进了村。村子不小,有二三百户人家。外公、外婆早已过世,耿家破败凋敝,没有生气。一个男人闻声迎出家门,呆呆地站着不说话。“耿素林在哪里?”“这就是!”民警老董指着那面相苍老的男人说。“你是耿素林?今年多大了?”“我属牛的,今年三十八了。”

  耿素林细长脸,小眼睛,干瘪蜡黄,穿着一身分不清颜色的衣服,上下都露着里面粉红色的线衣。

  打量他,像个小老头;仔细看,虽然没什么皱纹,满脸沧桑,像五十多岁的模样。“跑了整整20年,天天提心吊胆,生不如死,罪是受尽了。”耿素林说道。

  出逃的那天,耿素林乘汽车来到地处偏远的元氏县,一个劲儿地往深山奔。深夜,他摸到一个废弃的破窑洞,挨过一晚。

  第二天,不停地翻山越岭。走到四五十户人家的村子,他又累又饿实在走不动了。“我找到一户人家要饭,他们让我放牛,管吃管住,不付工钱。”耿素林撒谎与家人闹矛盾,离家出走迷了路。对方白捡个劳力,也不多问。

  耿素林的心依然在嗓子眼儿里悬着。白天赶着牛进大山,晚上回来不敢脱衣,只敢脱鞋,躺在床上无法入睡。

  大约呆了20天,一天晚上村里放露天电影。深夜11点散场时,村民迎头碰上正进村的一队民警。一个老汉跑去找到耿素林,“公安进村了,是不是抓你?”

  耿素林没有答话,掀起被子,赤脚下地,拉开房门向山里狂奔。“鞋是系带的,顾不上穿了,当时吓得要死,疯了一样地跑。”耿素林面无表情地回忆着。

  大山里的秋天很冷,耿素林穿着单衣,手刨脚蹬,一座座地翻山。

  漫山长着坚硬锋利的荆棘,土话叫“圪针”,扎进肉里就是个血洞。耿素林“根本感觉不到疼”,血迹斑斑地奔跑着。

  这样狂奔了四五个小时,天快亮时他停了下来,已经翻过四五座山。身上的衣服被刮成一条一条的,腿和脚上细细密密扎着刺,流着血。

  担心民警没走他不敢出山。饿了吃野果,渴了只能扛着。第四天,他向山下走去,见到一个小山村,只有四户人家。他敲开一对老夫妻的家门。

  接下来的经历,与小说里的情节太相似了。假定耿素林没撒谎,只能感叹现实世界比小说更精彩!“老两口五十多岁,无儿无女,相依为命,种地为生。”老太婆为耿素林挑刺,整整挑了三天。耿素林编了假名,编了理由,住下为老两口种地。依旧是挣饭,不挣钱。

  耿素林20年遥遥无期的逃亡路,拉开帷幕。

  大山深处认真种地

  18岁之前,耿素林没干过农活。逃亡开始后,天天的活计就是种地。这老两口有三四亩地,散落在大山里的沟沟坎坎,耿素林学着种玉米、谷子、黄豆、大豆、黍子。老两口再也不去地里劳作,忙活院子周围的菜园子。

  这里的生活水平,与耿素林家乡没两样,一年到头只能挣到糊口的钱。耿素林抢到的160元钱早就花没了,身上没有一分钱。“那时钱对我没啥意义了,我不敢出村,没有花的地方。”

  老两口除了管饭,耿素林的鞋破了,会给他买新的;衣服破了,会买衣服。耿素林尽心尽力地种地,一年到头的劳作就是为吃上口饱饭,日子过得也快。“这20年我过得不是人的日子,生不如死啊!”黑瘦的耿素林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他努力地回忆着逃亡经历,但记忆已经很差了,说一句话要停三四次。“白天好说,一到晚上就睡不着,睁着眼想我的事。”跑出去头两年,耿素林晚上没有睡好过觉,他睡不着。

  小山村不过十几口人。一到晚上,除了鸟叫,再没别的声音。只要狗一叫,耿素林就得起来瞅瞅,看是不是来了外人。

  他不敢离开山村,一年到头去镇上两趟,而且都在天黑后走来回。“到了镇上也没事,没钱没法买东西,就想去走一走,看一看。”“这20年,你花过钱吗?”“花完抢的160元后,再没花过一分钱。”

  耿素林像只受惊的兔子,时刻保持警惕。3年后,他为老两口收秋后告辞。在老两口的挽留声中,他向大山深处出发了。

  沿着小道翻过一座山,穿过一片大森林,耿素林来到下一个落脚点。“好像叫尚村,有十四五户人家。一对四十多岁的夫妻让我放牛、种地。”除了一天三顿饭,耿素林没有任何奢求,将全部精力放在种庄稼上。刚开始,夫妻俩不准他进正房,时间长了,发现这找上门的雇工只会干活,没了提防,就把他当家人看待了。

  逃了3年,耿素林渐渐能入睡了,但他还是不敢逛集市,不敢看红火,不去别人家串门,村里偶尔来几个植树造林的人,他就躲进山里。夏天在房顶上睡觉,冬天不脱衣服。

  20年,耿素林不敢在一个地方久留,呆几年换个地儿,共换了7个村,一个比一个远离城镇,深入大山。“走到哪里都认真种地,农活干得好极了。”

  民警老董说,耿素林现在好多了,夏天归案那会儿,说话都有些困难,而且满口河北话,全没了平定味儿。

  投案自首睡了个好觉

  老董名叫董凤根,是平定县公安局东升派出所的民警,今年50多岁,警龄20多年。他与耿素林一个村。这次耿素林归案,他功不可没。

  今年五月,公安部、省公安厅部署“清网行动”。阳泉市公安局全警动员,迅速行动,每天都有逃犯“进账”,网上目标逃犯“狂跌”。先是骤降30%,接下来是50%,现在速降72%,全省领跑。

  眼下,阳泉市公安局共抓获各类网上逃犯392名,这是公安部要求明年六月份达到的追逃目标,他们提前了八个月完成,居全省11市公安局之首!省公安厅杨司厅长签发命令,通令嘉奖。

  老董正是在这次大行动中,盯上了本村逃亡20年的耿素林。

  听村民们议论,耿素林偷偷回过村,为外公、外婆上坟。他唯一的亲人是舅舅。舅舅带全家早已搬离村庄,到平定县城居住。老董铁了心从这里打开缺口。

  老董与所长王双弟多次上门找耿的舅舅做工作。讲得最多的是这次追逃公安承诺的政策——主动投案的从轻处理。

  耿素林的舅舅反复强调20年没有耿素林的消息,不过最终答应帮忙找找看。

  今年7月8日,耿素林在舅舅的劝说下,乘车回到平定,向东升派出所投案。他是全省此次“网上追逃”逃亡时间最长的一名犯罪嫌疑人。

  物是人非,平定县城变得找不着道儿,原来打工的煤矿早就挖干净停产了。耿素林逃走时,矿上还欠他3个月共2100元工资没给呢。

  耿素林最关心当年3名同案犯。民警找出案卷,拂去灰尘,翻看判决书。“他们3人持刀抢劫,分别被判6年、5年与3年。”

  回村一打听,他们都当爹了,现在陪着孩子在县城读高中呢。“你当时只拦牛,没抢人,是最轻的!”老董大着嗓门说出耿素林最关心的答案。“我就是在里面呆6年,出来也只有24岁啊!就算被警察逮着了,又死不了,你说我咋那么怕呢。”这几日,替舅舅收秋的耿素林正为“24岁”纠结着。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主任律师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屠友先主任:18657166999,tuyouxian@163.com,杭州市城星路89号尊宝大厦银尊601室(地铁城星路站)。
技术支持:YDB 浙ICP备05047161号